拼多多上市,创始人黄峥要转出股份?

来源: 投中网 |作者:陈姝 | 点击: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报道:面对危机和挑战,拼多多真的准备好了吗?

百度输入“拼多多”,会出现一千多万条相关信息。从诞生那天开始,拼多多就像生活在一个透明的“楚门的世界”里,一路狂奔、野蛮生长,而全世界,都在看着这场直播。

拼多多登陆纳斯达克市场的当天,创始人黄峥并没有出现在纽约,而是安排了六位消费者于上海、纽约两地同时敲钟。“敲钟就是一个过程、一个形式,我敲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心情不错的黄峥说,有机会和消费者以及帮助过拼多多的人在一起,比自己一个人跑到美国的感觉要好。

“3年时间,从无到有,在商业文明中,拼多多只是一个3岁的孩子,身上有很多显而易见的问题,眼前充斥着可见的危险与挑战。”面对危机和挑战,拼多多真的准备好了吗?

过高的持股比例?

预计IPO后,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将占股46.8%,拥有89.8%的投票权,腾讯所占股比为17.0%,投票权为3.3%;高榕所占股比为9.3%,投票权为1.8%;红杉所占股比为6.8%,投票权为1.3%。

同时,拼多多实施“同股不同权”的AB股结构,即A类股票投票权为1:1,B类股票投票权为1:10,B类股票卖出时自动转为A类股票。这种双层股权结构也被谷歌、Facebook等多家公司采用。

黄峥46.8%的占股和89.8%的投票权,彰显了其控制权的稳固。黄峥对自己持股比较多的解释是,公司成立时间短,随着团队越来越大,不停有资源进来,就会逐渐摊薄。同时,自己并不担心股权稀释,甚至打算转一些出去,理由是这个东西看起来是财富,对个人来讲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太多了之后可能有两个问题:让自己的生活受到一些不利的影响,在分配上也会存在问题。

而对于公司来说,占股最高的这个人势必会对公司影响过大。这背后就隐藏了一个巨大的风险,一旦决策出错怎么办?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设一个独立董事制度,就是做一个制衡,避免公司的“大脑”出问题。”

为此,拼多多主动改组了董事会,让独立董事也变成主导力量。黄峥阐述成立独立董事会的原因,相当于能够有一个制度,把自己先放进这个框框里,让大家都来监督。未来平台越来越大,个人的影响力也在变大,首先要遏制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变化而给公司带来的不利影响。

而接下来,黄峥对媒体表示,会花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怎样把公司体制建立起更健全的框架,同时有足够的经济力量去推动公司的新陈代谢,包括引进各种各样的人才。为了公司的迭代发展,他甚至还设计了一个特别大的期权池。

有媒体问为什么选择在资本整体比较冷的时候上市,黄峥回应道,自己没有感觉当前资本环境怎么样了。“冷和热永远都是相对的。在冷的时候,你有好的项目,也是会有很多人投的,在热的时候,烂的项目同样也没人投。”

钱都花哪儿了?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期间,拼多多GMV达2621亿元,活跃买家平均消费额从674元增至763元。此外,2017年全年佣金及广告收入为17亿元,2018年Q1季度佣金及广告收入则达13亿元,较去年同期大涨37倍。

拼多多的营收能力在增强,但是仍有媒体发现,拼多多的获客成本也在猛增:去年获客成本是11块,今年一季度获客成本是49块。对此,黄峥回应称,钱花在了品牌广告上,并且,这是一个长线投资。

从财报里可以看出,拼多多marketing的开销突然爆增。黄峥解释是,在广告收入增加的同时,拼多多要去寻找长期来讲对公司内生价值最有帮助的东西。而从当下来讲,可能品牌广告对拼多多是有利的,因为拼多多相对于老牌的电商,在用户心智的占领上、信任度、知名度上都弱一些。

“我们花了很多钱做品牌广告,从管理层角度来讲,觉得这是一个长期投资。”黄峥坚信,持续花这个钱两三年以后,拼多多在消费者心目当中就会变成信誉度比较高的一个品牌,只是这笔钱,短期来看并没有带来特别明显的收益,“相当于你买一块无形资产,但是在财务报表上,它只能作为营销费用。”

另一块比较大的开销将会是技术研发。关于募资的用途,招股书上有一个标准说法,40%用于企业研发,40%用于业务拓展。黄峥希望加大研发,建立真正的分布式人工智能系统,赋能上游商户,模拟现实社会。而提到人工智能,自然会联想到拼多多的独立董事陆奇。针对陆奇在拼多多的具体事务,黄峥称,陆奇是独立董事,不具体负责什么,而从自己的兴趣爱好来讲,希望有机会能够和像陆奇这样世界级的技术专家合作,做出不一样的东西。

消费降级了吗?

拼多多上市,刷新了中国互联网企业最快上市纪录,从2015年9月上线到登陆纳斯达克,拼多多仅用了34个月。值得一提的是,拼多多仅用时2年,GMV便突破千亿大关,相较之下,京东用时15年,而淘宝用时5年。

拼多多的弯道超车,在大部分人的理解中,是依靠了腾讯这棵大树,在微信生态下,得益于微信流量产生裂变,迅速捕获到了“三亿”用户。而面对“微信到底为拼多多带来了多少流量”这个问题,黄峥首先对“流量”的定义表示了质疑:微信的传播一部分是朋友圈,另外一部分是点对点的聊天,朋友圈可以当成是流量,但是点对点聊天,只是发一条消息也叫流量,有点牵强。

黄峥始终认为,腾讯是公平的。在C轮之前,腾讯没有拼多多股份的,那个时候拼多多的发展更加艰难,对微信跟腾讯的依赖度也更高。当时腾讯已经投了很多电商,在那种情况下,拼多多也没有受到不公待遇,所以腾讯入股之后,拼多多也不刻意寻求对自己有利的待遇。并且,现在拼多多体量越来越大,对微信支付也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两个公司商业合作的领域更多,互相依赖程度也会进一步提升。

纵使有微信的导流,拼多多的成交主要还是在APP上。“长期来讲,有可能会走线上线下结合的道路,但是拼多多不会跟风做新零售。”黄峥说。

“消费升级”的大潮带火了新零售。不做新零售、并且假货风波不断的拼多多,被很多评论人士诟病为“消费降级”。“我不喜欢这个词,我觉得消费没有升级或者降级,只有消费分级。”黄峥反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难道用法国香皂就比用国产香皂更高级吗?

中国电商的“顽疾”是假货和商家治理,甚至阿里和聚美上市之后都遭遇过诉讼。“我们欢迎公开讲道理的环境,如果是诉讼,事情反而容易讲清楚,其它的形式可能更难讲清楚。”黄峥似乎不太担心诉讼的问题,甚至用夫妻关系来比喻:“如果真想解决夫妻之间的问题,应该早点吵架,早点把矛盾暴露出来早点解决,看起来整天吵架的人实际上离婚率比较低。”

经常吵架的夫妇是不是真的离婚率比较低,我们不得而知。只有3岁的拼多多,已经蹒跚的走到资本市场接受公众的检验和监督了。“楚门的世界”好处是,进一步增加透明度,拼多多更多运营的状况、数据将会拿到市场上去检验。需要注意的则是,一直曝光在公众视线中,是否会对公司的运营产生隐形的压力和过多的关注。不论怎样,创始人黄峥是否能一直坚持“用户第一,消费者至上,是拼多多不变的信条。”保证经营环境的公平,避免劣币驱逐良币,才是拼多多能坚持走的更远的本质。毕竟,失了消费者,就等于失了江山。


(编辑:冉一方)

版权声明:
1.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未经许可不准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2. 微信平台转载请联系投中网官方公众号进行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