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改变不了百度,为什么?

来源: 无冕财经 |作者:韩江雪 | 点击:

陆奇离开后,仍旧麻烦缠身的百度,想改变吗?又能改变吗?

陆奇不能改变百度,也许,谁都不能。

伴随着AI界风云人物、百度前高管陆奇的去向尘埃落定,陆奇和百度再次站在风口浪尖上。 8月15日,陆奇宣布加盟全球颇负盛名的创业加速器 Y Combinator(以下简称“YC”)、成为YC 中国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并出任YC 全球研究院院长。

此时,陆奇的前东家百度正陷入维权漩涡难以自拔。自7月开始,百度外卖商家在百度“门前”的静坐从未停止,至今他们的维权行动仍在继续,百度不知这场风波何时平息、或许也不知晓如何平息。

陆奇加入百度前一天,百度股价报收于176.48美元;今年5月18日,百度股价收报于279.68美元,陆奇加入百度的486天,百度股价累计上涨近60%、市值增加300多亿美元。

5月18日,百度宣布陆奇卸任百度总裁和COO职位,之后的两个交易日百度股价累计下跌15%,百度市值缩水14%,造就“史上最贵离职”。

陆奇离开后,百度因外卖、金融乃至搜索等业务深陷泥潭,仔细一看,百度还是原来那个百度。曾经,外界乃至百度都认为陆奇的到来,会带领百度走进新时代,但其实,陆奇改变不了百度。

当下与未来,孰轻孰重?

搜索是当下,AI是未来?

“李彦宏从未说过All in AI。”在5月22日的百度联盟生态大会上,主管百度搜索业务的老兵向海龙强调。陆奇离开不过4天,百度对外的统一战略口径已然改变,这是陆式人走茶凉?

2017年1月17日,百度慎而重之地宣布陆奇加盟,彼时百度在魏则西事件、血友病吧、业绩下滑等风浪中苦苦挣扎。2016年下半年,百度明确AI为发展重心。“百度正由搜索向人工智能艰难转型,需要他发挥百分之百的能力,这是其他平台所不能给他的。”在陆奇的就职发布会上,李彦宏热切地表达他对陆奇和AI的厚望。

李彦宏给了陆奇信任,给了他大展拳脚的平台,也给了他权力。出任百度集团总裁和COO后,陆奇负责产品、技术、销售、营销运营,直接向李彦宏回报,而之前向李彦宏汇报的向海龙、张亚勤、朱光、王劲、吴恩达等高管向陆奇汇报。李彦宏不曾给他的,是财权和人权,执掌财权的CFO余正钧和掌管人事权的高级副总裁刘辉都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陆奇想要的,是一个充满开拓进取、充满想象空间的百度——押注AI、精简其它:2017年2月8日,陆奇裁撤百度医疗事业部,移动医疗事业部被整体裁员,只保留医疗大脑团队;2017年8月,曾被李彦宏重金押宝的O2O业务百度外卖被出售;2018年4月,百度金融分拆。

“百度将All in AI,我们在AI时代的核心战略就是开放赋能,我们的将来必须建立在与每个开发者共赢的基础上。” 陆奇在2017年7月5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宣告。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时代就要过去了,即将迎来AI的时代,AI是必由之路。”那时,迫切为百度寻找新出路的李彦宏是陆奇的后盾。

但陆奇动得了战略、动得了业务,却动不了利益和利润。

无冕财经查阅百度最近6个季度的财报发现,虽然从2016年开始,百度一直高举“AI”先行的大旗,但能让百度给华尔街交代的,还是搜索和信息流业务带来的网络广告收入。

2018年第二财季,百度网络营销收入占比81%,其中搜索和交易服务组成的“百度核心”营收占比77.1%;2018年一季度,这两个数字分别为82.3%和77.2%。从2017年第一季度至今的6个季度,虽然百度网络营销广告占总营收的比重有所下降,但占比一直在80%以上;而搜索贡献的营收比重超过77%。此时,说All in AI,似乎有些痴人说梦——搜索终究是百度的现金奶牛。

“因为是相对独立的公司存在,搜索公司的战略决策是由我和团队来讨论制定。”5月22日,在陆奇任期多次被传离职的向海龙告诉媒体。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在陆奇执政期间,一度想要砍掉垂直类的搜索广告业务,其中包括医疗搜索,但这一决议遭到以向海龙为代表的高管的强烈反对,因为医疗客户一直为百度搜索贡献大笔利润。

在华尔街的压力下,李彦宏也选择向当下妥协,1月21日,李彦宏公开表示自己从未说过百度“All in AI”:“我们大多数的资源可能还是在百度搜索、百度的信息流(相对比较核心的业务上)。”也许,更早的时候,陆奇便已经意识到自己改变不了百度,也许早已做出离开的决定。

据腾讯深网此前报道,掌政之初,陆奇也曾深度介入Feed流等其他百度业务,亲自过问内部大项目,但到2017年下半年,原先很多直接向陆奇汇报的业务又改为向业务线相应副总裁汇报,到2018年,陆奇已很少过问传统业务线的事情。这与当初入职时,百度给他的职权承诺严重错位。

陆奇走后,百度老板娘马东敏的老兵向海龙被视为新的接班人,他正是百度搜索业务的负责人。

麻烦不断的百度

与陆奇出走相伴的,是百度又一次陷入维权漩涡。

7月中旬,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围堵了百度在北京西二旗的总部,他们喊着“李彦宏还钱”的口号,要求百度赔偿自己的损失。因2017年8月24日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不断下滑,许多代理商的巨额投入血本无归。

据《华夏时报》报道,百度后期曾从代理商处“抽血”,代理商签约后需要缴纳1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和40万元的运营保证金,且在百度外卖卖身前,百度还大肆进一步招代理以做大市场份额,多位代理商表示这部分钱百度外卖不曾退还。

面对巨额损失,大部分代理商要求百度赔偿损失,部分要求分享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交易所产生的股权转让对价,但百度的一纸回应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7月18日,百度方面回应称,百度集团是百度外卖投资方之一,不参与日常运营,相关地方合作商与百度外卖之间的代理关系及具体的运营策略,与百度集团无直接关系,并表示,“部分代理商要求分享百度外卖与饿了么合并交易所产生的股权转让对价,于法无据。”部分代理商已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起诉百度,且正在联系美国律师、准备在美提起诉讼。

“百度是个内容分发平台。”在风浪中跌跌撞撞许久后,李彦宏给出百度的定位。更准确地说,百度是家通过内容分发贩卖广告的公司。网络广告是百度的现金牛,搜索是百度的根基,但这根基已经逐渐腐朽,搜索为百度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也带来了诸多麻烦。

魏则西事件后,百度一直被诟病的关键词竞价排名机制并未改变,近两年百度因出售品牌关键词而被起诉。

6月8日,北京市海淀法院网公布信息显示:学而思将北京京瀚英才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百度诉上法庭,因前者擅自使用“北京学尔思选京瀚,专业的学尔思”的广告语,出现在百度搜索“学而思”关键词搜索结果页面。

对此,百度方面表示知名品牌和申请了品牌保护的品牌关键词不会被售卖,如果品牌方投诉百度则予以删除。事实上,学而思并非不知名品牌,百度提出的“投诉一起删除一起”的处理方式,并不能掩盖百度搜索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事实,且并不能根除问题。

曾有多位知情人士告诉无冕财经,类似在百度搜索购买相关行业、竞对品牌关键词的行为,并不止出现在教育行业,甚至连防盗门领域也是如此。早在2017年,医疗领域的惠州市第二妇幼保健院便曾因此起诉百度。

此外,今年4月百度分拆的金融业务,也因深陷教育分期漩涡被多位用户控诉与培训机构狼狈为奸、涉嫌违规放贷。

据公开资料,2016年百度金融以教育信贷为突破口,与教育培训机构合作重点推广分期业务,但其合作的多家教育机构通过诱导的方式让学员欠下金融机构债务,百度金融屡次陷入麻烦。

2016年12月,百度金融合作方、英语培训机构环球美联跑路,被诱导使用百度钱包的学员集体维权,百度方面不得不提供还款顺延3个月的紧急应对方案。但百度金融的麻烦并未就此止步。

最近,有相似遭遇的学员又一次向无冕财经控诉培训机构和百度金融。“我相信百度钱包肯定是与各大机构有合作的,否则审批流程不可能这么轻松,且贷款完成后,作为贷款人我们不可以取消,必须通过华尔街,华尔街确认取消,百度那边才会处理。”一位自称被华尔街英语欺骗使用百度钱包的学员告诉无冕财经,“微信搜索百度钱包,关注服务号后,扫一扫扫描销售的电脑上的二维码即可贷款成功。”

贷款人自己无法决定是否终止服务、不审即贷,不得不让人怀疑百度金融与相关机构的合作方式。

回头一看,陆奇大刀阔斧整顿的百度仍未从麻烦中走出来,而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百度,一直在灰色地带行走。


(编辑:王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