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多宝?佳兆业?要救这只仙股的“老中医”还

来源: 无冕财经 |作者:王夏喜 | 点击:

 编者按:危机来了不可怕,救兵不行才尴尬。

和王老吉互撕多年的加多宝又上了头条。

这回可不是尴尬的“割商标赔款”,而是被上市公司的一份公告牵了出来。近日,中弘股份公告称,自己已找到加多宝作为“救兵”参与公司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

原本当一回“白衣骑士”也算脸上有光,可这股民的热情还没燃起来,加多宝集团就火速发布声明予以澄清,说自己“完全不知情”。

如果中弘股份无病无灾那还好说,可这伙计目前是急着“等米下锅”,好不容易拉来了“救兵”,突然不认账了,那还了得!

于是,8月28日晚间,中弘股份再发公告,称自己和加多宝集团签署了协议,不信你们看合同。至于这合同上盖的到底是不是“萝卜章”,估计也只有加多宝和中弘股份心里明镜儿了。

有意思的是,野马财经细数了中弘股份今年以来的各路“救兵”发现,和贾跃亭出事,孙宏斌百亿认栽、许家印千里驰援都不同,中弘股份“掌门人”王永红的朋友圈似乎不是那么给力……

“火速辟谣”的加多宝

首先是“火速辟谣”的加多宝。

公开资料显示,加多宝集团为港资企业,创立于1995年,主营专业饮料生产及销售,陈鸿道持股100%为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

根据本次签订协议曝光的加多宝集团经营数据,2015-2017年,加多宝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5.83亿元。负债情况更是一目了然,2015年-2017年,加多宝集团负债分别是78.1亿元、87.6亿元和131.7亿元。

百亿元负债被一份公告给掀了出来,着实有点尴尬。

其实,不管这些数据实或者不实,加多宝自身的境况不容乐观也是客观存在的。

2018年3月,陈鸿道突然解除了集团总裁王强及另一位高管的职务,委任李春林为新任集团总裁,主理加多宝及昆仑山一切业务,并为上市做准备。彼时,李春林在内部宣布,加多宝下一步的战略目标是二次创业,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

这轮涉及工作变动的不仅仅是高层管理人员,一线员工也出现了较大变动。野马财经查阅天眼查数据显示,加多宝集团旗下多家公司,与昔日多位员工对簿公堂,缘由大多与离职事宜有关。

而比起员工变动,一场巨额赔偿官司更让加多宝陷入窘境。

7月28日,广东高院关于“王老吉”商标法律纠纷案件一审《民事判决书》的判决结果显示,加多宝集团相关6家公司自判决发生法律效力起十日内,需赔偿广药集团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14.41亿元。

尽管加多宝官网态度鲜明地表示:“加多宝不服该一审判决,并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一审判决不会生效”,但是这场拉锯四年之久的官司还是会让加多宝的上市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过,和中弘股份相比,加多宝的情况还是好上太多。

8月28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股票已连续1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1元,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规定,如果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所以,火急火燎的中弘股份抓住加多宝不放,也在情理之中。

“垮台”的江西老表

其实,中弘股份走到这一步还要从其年初披露的债务违约开始说起。

2018年3月16日,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合计金额11.5亿元,诉讼合计涉案金额22.7亿元,控股股东股份已被司法轮候冻结。

如果发生在普通人身上,欠这么多外债,公司迟早要凉凉。可是没关系,中国华融前董事长赖小民跟中弘股份的老板王永红可都是江西“老表”,朋友圈也多有交集。

果不其然,没过两天,中弘股份就公告称,中国港桥拟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资不超过200亿元,对母公司中弘集团进行重组。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港桥是“华融系”香港上市公司华融投资股份的第三大股东。另外,中国港桥第二大股东天元锰业的实控人贾天将,也被媒体曝出通过旗下公司持有华融金控的股份。

野马财经查询公告发现,这不是赖小民治下的华融第一次为中弘股份挺身而出,近年来中弘股份及相关公司曾多次从华融获得大额融资。

如2015年,中国华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曾作为出资方,向中弘股份发放了不超过30亿的委托贷款;2016年9月,中弘股份子公司济南弘庆与华融国际信托签署了三份信托贷款合同,向华融信托合计借款达6亿元。

2017年底,中弘股份设立世隆基金并承担差额补足义务,其中引入的中间级有限合伙人为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出资9亿元和6亿元。

然而,在今年4月,王永红那张似乎永远都刷不爆的老表卡,变得不好使了。

赖小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近期,监察部门还从赖小民的几处住所里搜出大量现金,惊呆了吃瓜群众。

5月27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终止与中国港桥的重组事项。

自身难保的佳兆业

当然,商人王永红不可能在赖小民“一棵树上吊死”。

据界面新闻报道,在香港的王永红买了人生第一张八达通卡,每天坐着地铁四处找自己的朋友卖资产,连孙宏斌都看过中弘股份的项目。

终于,7月11日晚,中弘股份公告称,三天前公司与海南罗胜特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以14亿元的价格转让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罗胜特投资成立于6月20日,股东深圳市豪熙投资有限公司(20%)和超旭置业(深圳)有限公司(20%)都由郭英成旗下的佳兆业集团(1638.HK)间接控制。

如果郭英成能像孙宏斌一下子拿出上百亿那还好说,可野马财经发现,在房地产企业融资普遍被收紧的环境下,佳兆业集团的资金链看起来也不太乐观。

今年年初,佳兆业集团2017年业绩说明会上,公司定下了2018年要实现700亿的销售目标。不过,据佳兆业集团披露的公告,前7月公司总合约销售约为318.38亿元。如果按照这个进度,佳兆业集团想实现700亿的目标似乎有点难。

一方面是销售业绩一般,另一方面该还的债还得还。佳兆业集团2018年中报显示,其借款总额为1096亿元,其中约183亿元需要在一年内偿还。

正是深知公司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佳兆业集团在如意岛项目上设定了不少保守条款。如“本次评估是以如意岛开发项目能够顺利恢复施工,并正常进行后续开发为假设前提”。也就是说,如意岛一天不复工,郭英成的钱就休想进入中弘股份的口袋。

8月28日,在佳兆业集团举行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说明会上,董事局主席郭英成表示,公司希望能够推动对如意岛的收购,但是现在不明朗因素还是比较多。

不稳定的新疆佳龙

除了加多宝、华融、佳兆业,中弘股份还勾兑了另一家叫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疆佳龙)试图帮助自己度过难关。

彼时,新疆佳龙作为中弘股份的“救兵”是否具有相应的资金能力,以保证重组成功成为深交所关注的重点。

7月13日,据中弘股份公告披露,新疆佳龙2017年、2018年1-5月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936.3万元、1397.8万元,同期流动负债达到5.6亿元和5.7亿元。

从上述数据来看,新疆佳龙的自身“造血”能力和高负债运营都会给此次收购资金造成压力。

针对上述问题,中弘股份强调,新疆佳龙的关联方佳龙集团的财务状况良好,能够为本次交易提供较强的资金筹措保证。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佳龙集团的总资产为306.33亿元,总负债150.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49.03%,2017年营收199.06亿元,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96.01亿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这些数据未经审计,缺乏成本、利润等具体细节,佳龙集团的实际盈利能力依旧未知。

除此之外,公告中称,新疆佳龙对中弘集团流动性支持的具体金额及时间还处于待定状态。因此,中弘股份“逼不得已”选择变卖海南如意岛公司。

8月27日,中弘股份发布公告,宣布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性协议>终止协议》,双方经协商同意终止股份转让事项。

盘活资产、获取资金以化解债务危机、解除股权质押已成为中弘股份继续存活的必要条件。与此同时,问询函的“穷追不舍”、涉及财务内容的“刨根问底”、“救兵”到来的遥遥无期,让中弘股份的重组尚在搁置当中。

8月29日,中弘股份披露的第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归属上市公司亏损达21亿元。

看来贾会计也不是那么好学的,王永红还得继续“焦头烂额”下去。你认为谁最终会成为中弘股份的“白衣骑士”呢?


(编辑:王闪)